首页 > 科技资讯 > 正文

热闻

  • 图片

反抗单一架构 AMD架数据中心X86与ARM之桥

  不久前,AMD与M联姻之声在业界迅速的传播着,而2012年10月29日,北京,AMD公司室中的一场有着较为充分准备的电话会议,将此次合作和盘托出。AMD宣布,将针对器、数据服务器市场,设计多款64位M处理器,并通过整合X86、M及APU处理器,提供应对不同工作负载的运算支持平台。

  尽管架构变更或呈现混合的趋势,但在2014年上市的全新处理器仍然保留了原有的名称——Opertron皓龙。

  低能耗、低成本 云时代新趋势

  一定意义上,可以视作是规模化、整合提供服务能力的平台,而则是这个规模化平台的物理载体,既然谈到规模化,也就决定了是的巨大基础。太多超大规模的案例让我们看到了其对于空间、能耗、带宽等条件的巨大需求,而目前处理器制造工艺与微指令集的迅速发展又让处理器有着“超乎寻常”的计算能力,确实这种高性能的处理器对于HPC等运算密集型的工作负载受益良多,但作为提供服务能力的前端服务器呢

  我已经听到不止一个用户、一个厂商在抱怨前端接入服务器的瓶颈是网络而非计算能力,通用架构的快速发展正在让木桶效应更加明显,让计算与带宽变得更为不平衡,也让用户花了几百美元在处理器上却只用到了其不到一半的能力,而能耗却几乎不怎么降低。

  这个时候,很多人都想到了一个解决方案——M。

  1991 年M 公司成立于剑桥,主要出售设计技术的授权。目前,采用M技术知识产权(IP架构)的微处理器,即我们通常所说的M 微处理器,已遍及、消费类产品、系统、网络系统、无线系统等各类产品市场,基于M 技术的微处理器应用约占据了32位RISC 微处理器75%以上的市场份额而M商品模式的强大之处在于它在世界范围有超过100个的合作伙伴(Partners)。M 采用转让许可证制度,由合作伙伴生产。其最大的特点就是架构开放,的成本与能耗的双低,这正是M 技术逐步渗入到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重要原因,几乎已经成为我们生活重要工具的智能与,几乎都是基于M处理器。

  为什么是M

  尽管从2003年发布64位皓龙处理器、2005发布业界首款X86双核处理器等创新让AMD的业务风生水起,其市场占有率已让X86的奠基者英特尔产生危机感,并直接促成了其TickTock(两年间交替更新架构与制造工艺)市场战略的更新。但在酷睿架构面世之后AMD的技术储备并未能够带来持续的竞争优势,AMD市场策略也逐渐从技术创新、性能优势转向更多核心、更好性价比,尽管这一定意义上成为了时代的卖点,但从产品本身、市场表现甚至是股价而言,AMD需要更好的创新点来让自己走出低谷。

  正是由于开放、能耗、成本这三个特点,让M成为云时代的新希望,也成为AMD产品与业务更新的契机。

  过去20年间,工业x86服务器的选择一直呈现出“One For ALL ,单一架构合适所有”的态势,这也是因为以往的工作负载更为相似的原因。在10月29日AMD的电话会议上,官方的PPT演示出M架构可以带来的高能效革命,功率与成本,其源头则是目前IT与业务的融合、日益增多的与完善的网络,这些全新的商业模式驱动了高并行工作负载,而高并行负载驱动超大规模建设,巨大的需要更好的能效比,而高能效比的M架构则能成就超高密度的运算集群。

  在服务器CPU拥有10年的打拼经历,发运了超过百万台的系统,拥有64位处理器,更为重要的是,目前需要业务模式的突破,从单纯X86跟随者摆脱成为,或者说再次成为业界的创新引领者。

  显然AMD成为了M的盟友,在服务器业界开始了摆脱、反抗单一架构的逆袭之战,而M也需要AMD这样拥有产业经验、渠道和制造能力的战友。

  SeaMicroFreedom——形成超级计算架构的催化剂

  服务器作为IT中的核心组件,也拥有最完整的产业生态链,AMD与M的合作其实超越了将在2014年发布的那颗“皓龙”处理器。尽管近些年的市场并非一帆风顺,但在理清自身路线之后,仍然做了一些有益的市场尝试,包括在内存、IO、关键业务、设计理论、平台与工具上都有着不错的积累,尤其在2012年年初收购的SeaMicro更是促成超级计算架构的催化剂。

  于服务器而言,M是一针带有副作用的药。

  在能耗、成本享有巨大优势的同时,M最初的设计更是为了满足系统的需求,而在服务器上,M处理器不能适应类似大型CPU的网络连接,在带来优异计算成本的同时,如果将每颗M处理器都连入网络,这将带来副作用——更加昂贵的网络,如果套用类似现有服务器模式的话。

  SeaMicro Freedom架构能够解决这个问题,简单的说,架构将CPU变为集群,将集群连入网络,从而扫清M的副作用。这也是SeaMicro在持续致力于微服务器发展的结果。

  AMD承诺AMD SeaMicro Freedom 架构将植入工业标准的超级计算网络中,这些先进的技术已经在类似的环境中部署超过2年,同时双方的合作已经积累了超过数百万小时的制造经验。AMD SeaMicro Freedom架构将通过连接服务器内的大小不同核心,在无视X86或是M的 CPU工业标准,形成超级计算架构的催化剂。

  AMD的云愿景:开放的云,针对不同负载的混合架构

  就像M处理器更适合在前端接入层服务一样,尽管未来的将走向开放,但选择却更多样,AMD这样规划其云愿景——不同处理器与组合更适用于不同的工作负载,客户选择合适的即可,这样还有个好处,AMD的另一张好牌——APU也成为其云策略的一环。

  通过最新的联姻与融合的APU,AMD可形成三种典型的负载支持平台:

  M+X86:可以涵盖和超大规模,针对流、移动网络 HPC、模拟计算、分析、网站接入等负载;

  APU:可支持媒体集群,针对虚拟桌面、流媒体、远程、视频编码等负载;

  X86+APU:可支持运算集群,针对等负载;

  从市场角度而言,AMD走了一招妙棋。接下来的问题就是……

  64位M生态系统何时来到

  如果将IT系统视作一个人的话,硬件等同肉体,则是思想与灵魂,在电话会议结束后,在被问到“64位M生态系统何时来到?”后,AMD公司全球副总裁兼服务器解决方案业务部总经理Andrew Feldman的预期表现出了谨慎的肯定。

  他表示生态的配合,需要时间,全新的M架构皓龙将在2014年交货,提供商将与厂商一同加速的解决。

  另一份来自红帽公司首席M架构师Jon Masters的博文认为,在这个高能效、高密度、超大规模计算的新时代,M架构处理器作为一种替代架构的作用将变得日益重要。M拥有高能效的DNA。事实上,M架构设计团队在进行权衡取舍时始终都把能效性能考虑在内。

  此外,“红帽的工程师已经与AMD合作了数月之久,我们准备为Fedora项目的下一代64位M架构服务器处理器提供支持。可以想见,要为一种新架构提供操作系统支持是需要进行大量规划工作的。Fedora已经为32位M架构处理器提供了长期支持,包括支持Fedora 15到最新的Mv7 32位服务器处理器,而且我们在实践这个流程方面有成功经验。在实验室里,我们不仅为我们的制作原始组件,还能够用各种仿真环境来运行试验程序。在未来几个月里,等到实际的硬件开发出来,我们就会与AMD等更广泛的社区伙伴及生态系统伙伴开展合作,为Fedora项目中的64位M架构提供全面支持。”

  一定意义上,红帽可以视作是开放系统的标志性的领袖企业,而其展现出乐观与开放的态度将会让生态更快速的形成对M架构的支持

  结语:值得期待的2014

  在查阅资料时,笔者看到关于M市场数据显示如下:

  处理器90%的市场份额;

  上网本处理器30%的市场份额;

  处理器70%的市场份额;

  竞争对手:英特尔。

  结尾这三个字显然让AMD与M的联姻更为顺理成章,而在市场方面,上面所列出数据也将在一段时间后得到更新,服务器处理器市场份额将成为AMD/M联盟的新疆域。

  毕竟,我记得上面提到的竞争对手对低能耗/微服务器的市场预期是占整体服务器市场的10%,无论如何,这并不是个小数字。

  近日,AMD大中华区服务器销售总监赵永琳接受采访时表示,AMD将来在服务器里面走的路,会有x86,会有M,也会有APU。他用十个字总结AMD服务器的现状和未来——现实很骨感,未来很丰满。”

  看来,2014年是个值得期待的年份。

动漫资讯 大数据 故事会 电脑资讯 明星资讯 医疗资讯 游戏资讯 影视头条 戏剧歌舞 音乐资讯 育儿资讯 科技资讯 家电资讯 求职招聘 趣闻趣事 灯饰资讯